Blog

Drama in Education丨教育戏剧:让学生成为开放,包容,有创造力的人

很多家长初次在长沙玮希国际学校内听闻“教育戏剧”这个名词的时候,都以为是普通的表演课,甚至会想是不是将“戏剧教育”这个词听反了?在请教了玮希国际学校的专家老师后,今天请我们教育戏剧的老师带大家一起深入了解一下“教育戏剧”的无限魅力吧!


【戏剧教育】VS【教育戏剧】

【戏剧教育】——通常意义上所说的戏剧教育指的是对戏剧普及和通识的一种专才教育;目的是为了培养专业戏剧的编、导、演和舞台美术人才以及普及专业戏剧的鉴赏知识型人才。

【教育戏剧】——则是指将戏剧的方法与戏剧的元素应用到教学或社会文化活动中,让学习对象在戏剧实践中达到学习目标和目的;教育戏剧的重点在于学员参与,从感受中领略知识的意蕴,从相互交流中发现可能性、创造新意义。


什么是教育戏剧?

教育戏剧并不是培养孩子们的表演技巧,而是把戏剧作为一种教育工具。

通俗的讲,教育戏剧是一种创造活动,是老师和孩子一起创造舞台空间和故事情境,借用表演、提问、戏剧活动、游戏、道具引导孩子思考,激发孩子的想象力、表现力,获得对世界的真实认知,是一种让儿童参与到真实人类经验中的学习方式。这种体验活动是关乎于儿童自身的,而它运用故事来制造这种经历与体验。戏剧既发生在舞台上,也处于参与者的想象中。这是一种有目的、有趣及复杂的学习方式。戏剧创造一个虚拟的境遇,让孩子行动其中,通过做与真实生活中一样的决定,这种意义深远的学习工具,让孩子去认识自己和他们生活的世界。

在教育戏剧课堂中,通过在故事中体验、探索去构造经历,可以经历生活中未遇或不能经历的体验。而其独有的“炼炉范式”(即同伴式学习)中,同伴间的探讨相互激发,涟漪式扩散,同时随语境随机调用传统教育中的多种范式,构造了极佳的浸润式教育。而在教育戏剧中,即没有标准答案,也不会直接告知你答案或理论,而是通过对参与者的引导,从局部到整体直至到多维,通过置身于语境中的探索,自己去寻找答案。如何思考远比思考了什么更重要!


教育戏剧课该怎么上?

如此具有创造性的教育戏剧课该怎么上呢?下面就让我们一起走入长沙玮希国际学校的一堂教育戏剧课,来切实感受一下老师是如何引导和构建这一创造性活动的。


Inquirer 以学生为主体

引入故事:“老师手上有一个快递箱,我们都知道快递箱上一定会写着收件人的地址和姓名。我们一起来看一看,上面写着:湖南省长沙市长沙县灵泉村友爱之家收……”

老师:“大家觉得这个友爱之家是谁?它会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

孩子们:“友爱之家”是一个收留流浪动物的组织;“友爱之家”就是一间免费收留客人的民宿店的店名;“友爱之家”就是在生活中,说话很小声,对人很礼貌的一家人…

老师:“就像大家说的,这个“友爱之家”就是一个说话很小声,待人特别礼貌,收养了很多很多流浪动物的一家人。现在快递员要去到箱子上的地址,他走在路上,遇到很多村民,他们像你们一样坐在地上乘凉,快递员开始向他们问路……”

孩子们:“往左边走100米”;“然后往右,直走”;“接下去你会看到一颗大树,向左拐,走进去就是了……”

就这样老师和孩子们一起搭建了故事当中的场景,孩子们很自然而然地站在村民的立场,它们接下来要一起为村子里一年一度盛大的“友爱之家大赛” 做准备,大家需要分工合作,有文案策划小组,有主持人小组,有奖杯奖牌制作小组……


Caring 产生同理心

灵泉村里,友爱大赛正在热火朝天的进行着。

故事演绎:“这时候在高高的山头上,一个红色的身影出现,它看着热闹非凡的灵泉村,一会儿往前走几步,一会又往后退,看来它是特别想要参加村里的友爱大赛,尤其是想得到那块友爱之家的奖牌。你们猜一猜这个红色的身影是谁。据我所知,灵泉村一直传言山上住着一个‘红鬼’”,没有人真正见过它,只是传说它面目可憎,经常穿着一件红衣服,它没有朋友没有亲人。”

老师:“你们觉得大家传说中的红鬼是一个怎样的人?红鬼为什么一个人住在山上,关于它的样貌,你们觉得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孩子们:“它是不是遇到意外,面目毁容了呀?”;“它一个人住,爸爸妈妈去哪里了?”;“是不是就因为它长得丑,所以被爸爸妈妈给抛弃了?”……

孩子们开始进入境遇,他们开始思考并产生同理心,开始去想到底要怎样才能让红鬼交到朋友。自己的生活经验是怎样的,效果是怎样的?

故事演绎:“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原因,可以肯定的就是红鬼样子很丑,它很孤单。当他站在山上,看着大家‘友爱大赛’的选举,它心里暗暗的想,我要是有那块牌子就好了。”

老师:“你们觉得红鬼接下去会怎么做,它会想什么办法跟灵泉村的村民们做朋友呢?”

孩子们:“它会不会直接下山,告诉大家它想跟大家做朋友,沟通才能解决问题吧。”;“要不准备些山上才有的特产,送给山下的人,也许它们就能成为朋友了。”……

在戏剧的情境下,学生得到机会放慢了事情发生的节奏,真正有机会思考和关注他人的文化和背景,他人的行为动机。这会让学生学会理解,产生同理心,从而创造和发展自己的价值观念。


Open-Minded 想象力的运用

故事演绎:“红鬼最终决定开始仿制奖牌,他做了很多类似奖牌的牌子挂在了门上,他想着把这些牌子挂在家门口,也许有人看见了,会把他当成友爱大赛的获胜者,他有可能会获得大家的喜欢。”

就这样红鬼的家门口,贴满了这样一些牌子:

故事演绎:“有一天傍晚,下起了大雨,灵泉村有两个村民碰巧到红鬼家门口躲雨,他们看见了这些门牌,正在好奇,红鬼打开了门,他还没来得及跟大家打招呼, 两个村民就被吓得拍下山,其中一人还狠狠地摔了一跤,受了不轻的伤。”

老师:“你们觉得这时候村里的人会怎么议论这件事情?”

孩子们:“大家会不会说山上的红鬼出来了,还害得人受了伤?”

老师:“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如果你们是这群村民,我想听听你们会怎么说这件事情?”……

于是学生们开始扮演村民,七嘴八舌议论起这件事,他们亲身经历了谣言产生的全过程,谣言的最后大家纷纷认定红鬼出来伤人了,它长得张牙舞爪,而且还喜欢吃人。


Thinker 善于思考

戏剧在这里暂停,孩子们从角色中出来,开始产生反思,站在旁观者的视角,看待村民们的言行。

孩子们:“很多人不了解事情的真实情况,只是听很多人都是这样的说法,于是自己也跟着说,说着说着就成了谣言了。”;“有些人是担心,和害怕一些事情,所以就开始把事情添油加醋的说,这就是谣言吧。”;“谣言就是其实大家就是听说,但是过程中不小心说成自己看见过了,结果让大家信以为真的话。”……

故事演绎:“山下甚至于开始出现了村民制造的警示牌,他们说山上有鬼,大家必须要禁止上山,以免遭遇危险。

学生扮演的村民们制作的警示牌

故事的后来,红鬼唯一的同伴,青鬼,为了帮助红鬼获得大家的信任,决定故意去村庄捣乱,让红鬼来阻止自己,这样红鬼就能成为村子里的英雄。不想青鬼被村里人抓住,红鬼还没来得及说清真相,青鬼就受伤而亡了。红鬼最终决定离开这个友爱的村庄。


Reflective 及时反思

在故事的结尾,灵泉村决定建造了一座跟红鬼相关的博物馆。经过同学们商量,决定把它命名为“谜题博物馆”。经过分工,博物馆需要有陈列员,讲解员,保安,还有一群来村里参观的游客。

 


教育戏剧课堂的收获

红鬼的故事结束了,教育戏剧关注的从来就不是故事本身。

在灵泉村搭建红鬼博物馆的活动中,孩子们开始锻炼由物件展开叙述的能力,开始制定博物馆规则——实践规则。他们制定的规则有:游客必须有序通过安检;严禁触碰馆内文物;参观的时候小声说话……这并不是一出有剧本的排练,这当中必然会出现我们未知的意外。

参观中出现了嬉笑玩闹的人,这时候工作人员开始跟他谈话,他说:“你这样会影响别人的参观,这里可不是玩耍的地方。”

参观中出现了游客通过安检,但由于馆内人员拥挤,必须疏导游客的情况。 工作人员说:“我们安排了纪念品商店,免费领取纪念品,您可以先到那边休息一下”。

参观中出现了不想扮演游客身份,突发不愿意参与博物馆游览,甚至跑出教室的同学。这时候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开始轮番游说这名游客。他们说:“我们知道,你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肯定很难过。但是你想想红鬼,他都失去唯一的朋友了,他比你难过多了……”还有工作人员说:“要不,我们给你免票,请最好的解说人员给你讲解红鬼的故事,来安慰你,好不好。”

有关博物馆发生的一切,都是学生们的现场反应,没有剧本,没有排练。这就是教育戏剧,它从来都不是让学生们去表演,而是让学生们体验,老师作为一个引导者,一步一步带领学生在戏剧情境与现实情境中往返,学生们当然知道故事中是一个虚拟的世界,但是他们愿意在当中呈现出他们的生活状态,好似一切都是真的。而他们也确实在用真实的经验和情感去体会和判断。

 


教育戏剧带来什么?

教育戏剧课堂能培养孩子们以下多方面的能力:

► 活跃而严谨的逻辑思维能力

► 丰富而开阔的想象创造能力

► 积极而成熟的情绪调适能力

► 优美而精准的语言表达能力

► 舒展而协调的肢体表达能力

► 欢乐而敏锐的艺术感受能力

► 团结而坚强的组织领导能力


在欧美国家,教育戏剧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培养学生全面素质和能力的教学方法,甚至被认为是最好的一种教学手段。当学生们结合各自的经验,在自己搭建的戏剧空间中“成为”当事人,他们开始开阔思考 “他当时是怎样想的?”、“他希望获得的支持是什么”、“在他对立面的人是怎么想的”、“它们的冲突是什么”,而一旦通过这种思考,学生就会开始理解自己,理解与自己发生冲突的对方,他的文化背景,他是怎么想的,这时候就会产生出我们说的解决问题的能力。共存?共识?或者说是共同一起去做一些事情,改变现状,从而注重成为一个开放,包容,有创造力的人。
Tags